中南海勤政殿见证特殊友谊

  中南海勤政殿是清代康熙年间在明代西苑原有的基础上修建起来的,是皇帝在西苑居住时的办公地点。光绪皇帝和康有为曾在这里商量过变法的事。辛亥革命以后,勤政殿成为北洋政府重要的会议厅之一。
  然而,勤政殿真正成为当政者的“勤政”地点之一,还得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夕召开的两次新政治协商会议筹备会说起。本文作者原为勤政殿的工作人员。
苏加诺是第一个入住的外国元首
  新中国成立后,以苏联为首的东欧各社会主义国家和亚洲地区的一些国家先后与我国建立了外交关系,不少国际友人也纷纷提出要对我国进行友好访问。于是,从1950年至1952年勤政殿在原址基础上进行了一些翻修。修缮后的勤政殿在长达十余年的时间里,是毛主席接见和宴请外国首脑、著名人士的重要场所。
  勤政殿共有大小厅室30余间,由前厅、长廊通道、中门客厅、接见大厅、西客厅、主席办公室以及东餐厅等构成,处处相依相连,通畅便捷。多宝框内陈列的文物珍品上至战国,下及明清多达100余件。这些贵重国宝均是根据国家典礼需要,由专家选定,经党中央批准从北京故宫博物院借调来的。
  1956年秋,印度尼西亚总统苏加诺来华进行友好访问时,毛主席特别安排他下榻勤政殿。这个安排在我们看来意义重大,因为从来没有哪个国家的元首来访时在此下榻。为了保证贵宾访华的顺利进行和起居舒适安全,中央警卫局领导在客人住地成立安全和招待小组,中央警卫团政委杨德中担任苏加诺总统在华访问期间的随身副官,我和其他几个同志有幸被派到招待小组工作。
  9月30日宾主在勤政殿进行了亲切友好的初次会见。傍晚6时,接见大厅内花团锦簇、灯火辉煌,气氛庄重而热烈。苏加诺总统一行刚刚步入,早已等待在那里的毛主席和周总理快步迎上,紧紧握住客人的双手,互致问候。
  10月15日苏加诺总统一行顺利结束了对中国的国事访问,带着对中国人民的友好感情惜别了中南海,惜别了生活、工作十多天的勤政殿。
伏罗希洛夫警卫惊惶吃了“龙虎斗”
  1957年4月,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主席伏罗希洛夫作为党中央、国务院和毛主席的尊贵客人来华访问时,同样下榻勤政殿,而且时间更久。我们热情周到的款待令他们感到开心也很满意。
  一次用午餐时,我放了一曲广东的《步步高》为大家助兴,没想到伏罗希洛夫的儿子、儿媳立即放下刀叉,大方起身随着音乐的节拍翩翩起舞。餐厅的地方不大,他们居然能极其自然轻快地绕开椅子,在桌子和墙壁之间悠然旋转,舞姿之优雅,表情之甜蜜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
  舞曲结束后,大家对他俩精彩的即兴表演报以热烈的掌声,这对年轻夫妇笑靥如花地答谢着回到座位上,意犹未尽地继续用餐,很是兴奋。
  当在京活动暂告一段之后,伏罗希洛夫便去南方进行参观访问,参观访问结束后,返京又回到勤政殿居住。记得他们回来的当天晚上,随行的苏联警卫员拉住我用手比画着既像猫咪又像凶蛇的模样,表情里还带有一丝惊惶,弄得我满头雾水,情急之下只好去找翻译沟通。原来是他们赴广州参观时吃了一道有名的当地特色菜——龙虎斗,他一时逞强吃了很多,回到宾馆又贪凉睡下,结果拉了肚子,所幸没有病倒。见到我们他急于相告,但又不会中文,只好运用肢体语言来讲述他的惊险故事。
  就在伏罗希洛夫结束访华的前一天,他提出要多看看勤政殿各厅室内的文物展品。我们简单地和翻译商量后,陪着伏罗希洛夫和他的儿子、儿媳、秘书、医生等极有耐心地一个房间一个房间,一件展品一件展品地看了起来。伏罗希洛夫每观赏一物,总要让译员用俄语讲清楚。情动之时,他还不禁用手指轻轻地在陈列展品上点抚几下,以示至爱。在勤政殿修缮后近十年的时间里,能够欣赏到这些珍贵宝物的外国元首虽然不少,但像伏罗希洛夫这样爱得如醉如痴的人真是绝无仅有。
格瓦拉问:如果蒋介石回来,给他什么职务
  古巴革命胜利后切·格瓦拉于1960年11月16日率政府经济代表团访问中国。
  19日下午,毛主席、周总理等在中南海勤政殿接见代表团一行,宾主进行了十分亲切友好的会谈。当晚毛主席又在东大厅设便宴招待全体古巴贵宾,我是现场招待员,有幸近距离亲见亲闻中古两党、两国领导人如同亲人般的敬膳和交谈场景。
  将近两个多小时的便宴时间里,宾主的热烈探讨几乎贯穿全程,而用餐反倒不是主要内容,翻译人员忙碌而又紧张,连饭都顾不得吃,周总理见状不得不停下来先请他吃点儿东西再说。听得出来,谈话内容是饭前会谈的继续,涉及到经济问题的较少,更多的是涉及政治、军事和一些思想理论的探讨。面对虚心讨教的格瓦拉,毛主席和周总理自然有问必答。在谈到优待俘虏时,切·格瓦拉深有感触地说:“革命初期,我们对宽待战俘的政策理解得不够好,犯了极左的错误。原因之一就是存在着我们的同志被敌人俘获后,遭到残酷迫害直至牺牲的事实。但在后来的实践中我们慢慢弄清了宽待战俘的深刻含义,革命就变得顺利多了。”
  在谈到台湾问题时,切·格瓦拉突然问:“如果现在蒋介石回来,你们欢迎不欢迎?欢迎的话,能在政府里安排什么职务给他?是部长?”周总理看了看毛主席,含笑回答:“如果蒋介石回来,我们欢迎,职务安排要比部长高。”这时在另外一桌,有位古巴贵宾向对外贸易部部长叶季壮询问毛主席有几个孩子?古巴贵宾提出这个问题听起来似乎很平常,其实不然。他们想要了解中国领导人在长期革命战争中带兵打仗,环境险恶,条件十分艰苦,倘若有了孩子又要转战各地时,孩子怎么办,是带?是留?怎么带?怎么留?又怎么学文化受教育?显然这个问题带有普遍性,不仅中国有,其他国家也会存在,是一个很具体很实际的问题,甚至是一个革命者无法回避的问题。
  这餐便宴对古巴代表团来讲与其说是吃饭,不如说是在取经、学习。
  1958年人民大会堂建成以后,虽然以国家名义的接待事宜转到人民大会堂,但毛主席的外事接见活动仍在勤政殿进行。上世纪70年代,勤政殿因多处建筑结构破损,影响使用居住而被拆除。

(摘自《扬子晚报》)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