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尔山的神秘死亡事件
  1959年1月23日,俄罗斯的九名学生去乌拉尔山滑雪探险,结果他们都没有回来。搜寻队后来发现在帐篷附近有5个人冻死;稍远处另外4人个死后被雪埋着,其中一人头部被击伤,另一个舌头被割。
  从现场看,他们好像受到惊吓,匆忙逃出了帐篷:他们丢弃滑雪板、食物和保暖衣服,奔向通往密林的积雪山坡,可是他们没有人能在零下30。C的严寒中生存下来。
  当时倍感困惑的当局虽然也派来了调查人员,但是调查结果并未查明遇难人员的死因,他们提出:“探险学生死于强性未知力。”当局随即宣布结案,并将卷宗按绝密存档。
  时隔半世纪,谜团仍未被解开。“未知力”是什么?苏联当局掩盖的目的何在?事后有不少说法流传,包括把死因归为敌意的部落、讨厌的雪人、外星人以及秘密军事技术等。“如果上帝允许我问一个问题,那我的问题是,那个晚上,我们的朋友到底遇到什么事?”尤利说。他是探险队第10名成员,唯一的幸存者,他是在随队几天后因病而回家的。
  探险队的目的地是乌拉尔山脉的奥托腾山。除探险队长迪亚特夫和佐罗塔耶夫外,其余队员均是乌拉尔综合技术专科学校的学生。佐罗塔耶夫是队长的朋友介绍的,具有丰富的滑雪经验。在乘坐火车和卡车后,他们于1月27日开始滑雪前进。可是在28日,尤利就因病离队回家。这是他和伙伴的最后离别,探险队此后情况只能靠队员们遗体的照片和日记来再现。
  尤利离队后的4天内,他们穿过无人居住的区域,跨越冰封的湖泊,他们总是沿着当地土著部落,曼西人的足迹前进。31日,到达奥斯皮亚河,并在高地建立营地,存放装备和食物用于回程。
  2月1日,他们沿着通向奥托腾山的通道攀爬。大概是遇上了恶劣的天气,他们迷路了,他们到达的是稍低于1100米的克拉特·西亚克尔山坡。下午5时,他们搭好了帐篷,准备过夜。
  从探险队员们的最后一篇日记可以看出,当天队员们的情绪舒畅。他们还出版了报纸——“奥托腾晚报”。这是苏联人维系集体团结的典型方式。他们计划继续攀登10千米,然后返回营地。按事先的约定,探险队应于2月12日向学校的运动俱乐部发出报告平安的电报,尽管俱乐部未收到电报,但他们并不介意,总认为有丰富经验的队长带队问题不大。
  在探险队员家属的催促下,2月20日学校组织教师和学生组织搜救队,警方和部队也出动了直升机和飞机协助。搜救队于2月26日发现了被遗弃的帐篷。帐篷有一半被撕坏一半被埋在雪中。他们在1米深的积雪中发现了学生们留下的脚印,有的穿着袜子,有的穿着软毡靴,有的是赤脚。脚印与9名成员基本相符。从脚印看,并未发现相互打斗的痕迹,也没有外人的脚印。脚印向森林处延伸500米后消失。在离帐篷1500米处的塔松下,首先发现两名队员尸体的是乔治·克里沃尼辛柯和尤里·道洛森柯。他们赤脚,穿着内衣,手有烧伤,身边散落着烧焦的树枝。约5米高处的树枝折断,好像曾有人爬过树。再往前300米发现迪亚特洛夫的尸体,他手握树枝,面朝帐篷。
  往帐篷方向180米处及150米处分别发现鲁斯台姆·斯洛包汀和齐娜·科尔莫高罗娃的尸体,看样子这两人曾尽力往帐篷爬行。医生说他们都死于体温过低,尽管斯洛包汀头盖骨裂伤。
  经历两个月的搜寻才在离松树75米的林中深沟里发现了另四具尸体,看起来他们都是创伤性致死。布里格诺利的头盖骨碎裂,杜布尼娜·柯洛瓦托夫和左洛塔耶夫都有多处肋骨断裂,杜布尼娜还失去了舌头。他们被埋在4米深的雪下。
  尽管调查草草结束,但多年来人们对事件的真相一直心存疑惑,学生们与之对抗的未知力是什么?他们为什么离开帐篷,当他们在别处烧火后为什么在黑夜又要返回帐篷?另外一组4人怎么会被埋在4米深的雪下?
  一种说法是当地部落曼西人认为探险队践踏了他们神圣的领地,因而动了武。但实际上,曼西人最接近的村落距事发地也有80~100千米。一般说来,曼西人与俄罗斯人相处甚好,他们不会有如此过激行为。这一说法被否定。
  另一种说法是学生们遇上了一帮隐藏在深山中的监狱逃犯;或者是附近监狱的狱警误将学生们当作越狱的逃犯。但在现场未发现其他人的脚印,此外造成学生致死创伤的力量远远大于人力。这一说法也遭否定。
  据俄罗斯隐蔽动物学家米克海尔分析,探险队员是被身高3米的猛兽或雪人吓出了帐篷,并被击毙。包括乌拉尔山在内的俄罗斯广阔的疆域为雪人、猛兽提供了隐身之处,因而经常有野人出没的报导,可是在现场并未发现野人足迹。
  直到上世纪90年代,雪地案件才得以解密,并重新开放。医学检测表明,在一组四人的尸体和衣物上发现有高剂量的放射性物质。列夫·伊万洛夫是当时的调查负责人,当地主要官员命令他对此事严加保密。
  在事件发生地当晚,距事发地以南50千米处的一组地理系学生就见到事发地方向天空飘着火球。他们还看到有月亮那么大的圆形发光体不断地闪光。在发光体落下地平线后,天边亮了好几分钟。伊万洛夫推测当时的情景:有一名学生在夜间走出了帐篷,见到了火球并立即唤醒了同学。他们顺山坡下行向森林跑去。此时火球爆炸,四人死亡,其中布里格洛利的头盖骨被炸裂。
  火球到底是什么?外星人的武器、UFO、或秘密军事技术实验?探险队唯一的幸存者尤里认为,他的同学死于军事实验。他在参与识别死者衣服时发现有一件衣服不属于他的那些同学,应该是件士兵的服装。
  2008年,乌拉尔技术大学,迪亚特洛夫基金会和若干非政府组织召集的研讨会上有6名最初调查组成员和31名独立专家到会。会议的结论是军方曾在该地区进行过实验,并无意地造成了探险学生的死亡。会议发表声明,呼吁政府、军方和航天部门提供材料给以支持。
  1959年2月1~2日夜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也许这是个永远的谜团。(摘自《飞碟探索》)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