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固婆婆PK天价月嫂 儿媳成炮灰

天价月嫂请进门,婆婆暗恨在心
  2012年3月15日,29岁的声乐老师佟莹丹在沈阳妇婴医院生下了龙宝宝吉吉。吉吉的到来让丈夫聂云峰和婆婆李又敏喜上眉梢。但佟莹丹的神情里却没有一丝初为人母的快乐。她原本打算5年后再生育,在婆婆强大的压力下,才无奈怀孕、生子。儿子的到来让她失去了国外进修的机会,哺乳还会让她的身材走样……一想到这些,佟莹丹的心里就满是失落和怅然,甚至对婆婆产生了抵触情绪。
  李又敏其实知道儿媳对自己的不满。为了修复和儿媳之间的关系,她早就做好了伺候月子的准备。可是,没想到满腔热情的李又敏被儿媳毫不留情地泼了一瓢冷水。佟莹丹产后3天出院,田玲就进了门。田玲是佟莹丹花8000元请来的天价月嫂。
  李又敏对月嫂不放心,坚持留下来一起伺候月子。但是田玲的“自以为是”让李又敏越看越不顺眼。伺候月子第一天,两人就吵起嘴来。佟莹丹向着田玲,对李又敏劝道:“妈,你听田姐的吧。她是有经验的月嫂,我两个同学的月子都是她伺候的,现在她们身体可好了。”聂云峰也在背后劝她:“妈,你的经验已经过时了,人家是专业月嫂,你就别操心了。”一向心高气傲的李又敏听了之后,心中更是郁闷,觉得儿子和儿媳不把自己当回事。她决定把田玲赶走,而且,她也想给媳妇一点儿颜色看看。
  接下来的几天,李又敏变本加厉地挑剔田玲,跟看贼似的看着她。这还不算,她还不停地捣乱。田玲向佟莹丹诉苦:“再这样下去,我宁可赔钱也不做了!”
  一听这话,佟莹丹的心“咯噔”一下。晚上,她哭着对聂云峰说:“妈天天找茬跟月嫂吵架,我都快受不了了!我现在每天心情都不好,头又胀又疼。要是再这样下去,我非得患上产后抑郁症不可。”聂云峰一听,连忙搂着佟莹丹安慰道:“你别急,让我想想办法。”
  3月22日晚上,忙活了一天的李又敏坐在沙发上喘粗气,抱怨说:“人老了,不中用了。”聂云峰给她捶背,趁机劝道:“妈,累了你就回家歇着吧,这里的事别操心了。”聂云峰陪着母亲下楼,边走边劝:“妈,你想孙子了随时过来……”他把母亲一直送到家里,安顿好才返回来。
不听话就整你,这个婆婆很恐怖
  佟莹丹听了丈夫的转述后,忧心忡忡:如果将来婆婆真不帮自己看孩子怎么办呢?她心里一烦就去冲了个热水澡,想舒缓一下心情。没想到,洗澡时着了凉,当晚发起烧来。田玲让她马上吃退烧药。可佟莹丹怕药物会通过奶水影响孩子,不肯吃。第二天,高烧不退的她被丈夫送进医院。
  当得知儿媳是因为洗澡感冒发烧时,李又敏气得七窍生烟。李又敏一进门,就冷冷地对田玲说:“我们花了高价把你请来,可你却把我儿媳照顾进医院,你是有责任的。”田玲听了很恼火,但觉得产妇感冒,自己确实也有一定责任,就没有说话。田玲的沉默让李又敏的气焰更加高涨。
  3月25日,佟莹丹出院了。一到家,李又敏就开始数落她。看见婆婆只心疼孙子,一句没问自己的身体,佟莹丹的情绪更加沮丧。因为妻子发烧的事情,聂云峰对月嫂的能力也产生了怀疑。他恳求李又敏有空时帮着照看一下妻子。
  李又敏回来后,又想方设法地排挤田玲,想把她赶走。可是田玲振振有词地说:“和我签合同的不是你,而是产妇本人。如果佟莹丹也对我的服务不满意,我马上就走,请我的人多的是。”佟莹丹对田玲的细心体贴非常满意,不肯解雇她。李又敏听说田玲对鸡蛋过敏,就想出一个绝招来整治她。
  3月29日,佟莹丹想吃馒头,田玲就发了面。李又敏趁无人注意时,在面里加了少许鸡蛋液。吃完晚饭,田玲给吉吉做抚触时,突然觉得特别不舒服,嗓子发痒。她一边做抚触一边不停地咳嗽,最后竟然蹲在地上“哇哇”大吐。佟莹丹看见婆婆脸上掩饰不住的得意,怀疑这是婆婆在整治田敏。她觉得婆婆针对的不是月嫂,而是她,婆婆在用这种方式逼迫她听话。这些都让她的情绪越来越差,产后抑郁的倾向也越来越明显。
致命一掐,婆婆差点儿魂归西天
  4月初,趁田玲洗澡时,李又敏对儿媳抱怨。佟莹丹不知婆婆为什么这么固执,月嫂顶多待两个月,为什么婆婆就不能忍忍呢?佟莹丹越想越委屈,眼泪又掉了下来。
  第二天早上,田玲做好早餐,让她起来吃饭,可佟莹丹却一点儿食欲都没有。一见李又敏走过来,她就哭了起来。正在这时,孩子突然也哭了。连续的失眠和婆婆的逼迫,让佟莹丹心烦意乱,她反感地闭上眼睛,不理孩子。孩子在她怀里拼命哭着,她有种濒临崩溃的感觉,大脑一片空白。突然,她猛地把孩子扔到了床上!
  看到这一幕,李又敏骇然呆住。她一把抱起孩子,惊恐地喊道:“天啊,你疯了?”
  李又敏把孩子抱回自己的房间后。中午,她看佟莹丹睡着了,就悄悄跟田玲说:“我孙子在这儿不安全,我怕她妈再发神经伤到他,我要把他带到我家去。”
  田玲刚想阻止,李又敏就厉声喝道:“如果出了什么事,你能负起责任吗?”田玲想:人家亲奶奶为安全着想,把孩子抱走也没什么。再说这样,她就可以专心照顾产妇了,于是默许了李又敏的举动。
  晚上,佟莹丹噩梦不断。她梦见婆婆把儿子抢走,她再也见不到儿子了。儿子的哭声一直在她耳边萦绕,撕扯着她的神经。她的心里充满了失去儿子的恐惧。不行,一定要把儿子抢回来,抢回来!
  4月5日上午10点,佟莹丹打发田玲去给自己买东西,然后独自来到婆婆家,用备用钥匙悄悄开了门。当看到孩子时,她一下子扑过去把他紧紧抱在怀里。此时,李又敏正在厨房忙碌着。佟莹丹刚想把孩子悄悄抱走,听到动静的李又敏就走了出来。惊慌失措下,她伸手拦住佟莹丹的去路。李又敏本来应该安抚儿媳,可这时,她心里只想到孩子被儿媳带走,会很危险。她上来就抢孩子,孩子在她怀里“哇哇”哭起来。哭声更加刺激了佟莹丹,在她眼里,婆婆就是个要伤害宝宝的恶魔!佟莹丹不知从哪来的一股劲儿,扑上去双手死死掐住婆婆的脖子:“你还我孩子,你这个恶魔……”
  李又敏的脸胀得通红,她抱着孩子拼命挣扎,不一会儿头一歪,“咕咚”一声倒在地上,人事不省。幸运的是,孩子被她紧紧抱在怀里,没有受伤。
  事发后,聂云峰把妻子送到沈阳市精神卫生中心就诊。心理科主治医师曹扬说,佟莹丹患的产后抑郁症比较严重,需要住院治疗1~3个月。出院后还得每周进行心理治疗与心理疏导,估计得半年至一年才能治愈。而治疗和康复期间,不能再让她受到精神刺激,要让她有个舒心的环境。
  5月中旬,李又敏想到医院看望儿媳,却被儿子斩钉截铁地拒绝了。佟莹丹住院的第二天,月嫂田玲就怀着复杂的心情,离开了聂家。家里再也没有天价月嫂碍眼,可儿媳妇却因为自己住进了精神病院。想到自己和儿子、儿媳的关系,可能从此破裂,李又敏的心中一阵悔恨。可是这一切又怪谁呢?(为保护病人隐私,除曹扬医生外,人物皆为化名)
(摘自《婚姻与家庭》宁安文)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