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恋网站里的温柔陷阱

  相信大家在坐公交车、地铁的时候,都会看到这样的一则广告:女演员挽着男演员的手,露出一脸幸福且温馨的笑容,然后很认真地说:终身大事,必须实名制;上百某网,认认真真谈恋爱。那广告的背景是一些在百某网注册过ID的男女嘉宾们恩爱牵手的照片墙。
  当婚恋网站的运营模式和盈利压力使得婚恋网会员资料的审查流于形式;当会员只有交很高的价钱才能成为那里所谓的高级会员,才能得到双方较真实的个人信息;当实名制成为一纸笑话,婚恋网站就会成为各种托(婚托、酒托、花篮托)浑水摸鱼的场所,男女之间的情感成为了诈骗的筹码。人财两空后,婚恋网站成为了受害者不愿停留、也不想回忆的伤心地。
无处不在的感情陷阱
  2012年10月的一个晚上,小丽刚上完班,就驾着自己的那辆红色甲壳虫奔往北京的一家餐厅,着急跟男友杨某(世某网上认识半年)见面。
  杨某在世某网上填写的个人信息是这样的:性别:男,年龄:30。一见面,杨某像是绅士的样子,先到,还点了一桌的菜。没过多久呢,有一服务生端过来一盘菜,不小心洒到他的头上了。服务生赶紧拿餐巾帮他擦头发,擦着擦着那杨某的假发掉地上了,原来那男的是谢顶!小丽哭笑不得,喷饭不止,从此就不再见了。
  “还好我们之间还没有涉及到钱财这方面的事情,但这个世界是咋了?别说合心意的,就是见个现实跟虚拟都是对等的人也这样困难吗?”后来小丽把自己的愤懑诉诸百度贴吧。
  在百某网注册过的小芳,就没那么幸运了。大龄(32岁)的她只想搭上这趟幸福快车寻找真爱,赶快结婚,然后生一对白白胖胖的儿女。怀着这样的美好梦想,她在百×网注册了。不久,就有一个叫“广岛之恋”的百某网用户关注了她。
  小芳是山东潍坊人,她一直很向往香港这座现代城市。“广岛之恋”的百某网资料显示,性别:男,星座:水瓶座,年龄:40。购房情况:有,购车情况:无。有无子女:无,职务:公务员。看见这样的条件,让小芳不禁憧憬着“他们”两个人的未来。
  在进行了一个月的交谈之后,“广岛之恋”就提出:如果真心想要走下去呢,那就要在不久的将来必须结婚,给他们俩的关系提供一个保障。小芳觉得现在的人都很时兴闪婚,况且自己也年龄大了,也单身了这么长时间,于是就答应了。家人劝她“日久见人心,看一个人要看长久一点”都无效。
  过了没多久,那男的就兴冲冲地打电话过来说:“最近找到了一个半仙朋友算过了,近一个星期的星期天就是吉日,很快我们就可以排期登记结婚。但婚姻登记处需要验证身份证,你有没有我们香港的身份证?”小芳:“没有。”广岛之恋:“那你就首先要给我1万块,我帮你去换成港币,再帮你去申请一个香港特别行政区身份证。”小芳看见他这么仔细殷勤,于是马上去ATM取钱然后邮寄给他。
  过了几个星期后,小芳给他在百某网上留下的的手机号码打电话,打通了,人却长时间不在线,感觉他像蒸发了一样。她在逛天涯论坛时才无意中发现,原来那个“广岛之恋”的真名叫做王伟,早就臭名昭著了,他在百某网上的资料除了性别和居住地是真的,其他都是假的,小芳因此一纸将王伟告上法庭,高等法院给出的回复是:“我们有结果就会通知你。”结果却不得而知。
用户与婚恋网站的法律纠纷
  2010年3月,发生了一件影响比较大的婚恋网站用户与婚恋网站的法律纠纷。国投信托职员刘擎一纸状告世某网违反合约。同年8月10日,北京朝阳亚运村法院受理了此案。刘擎称,她在世某网邂逅上了自称是“国家电网”高管的刘家国,刘家国表示他的一个朋友在辽宁葫芦岛有项目要融资,想让刘擎做信托,后来,他作为中间人组织了刘擎与地方领导到该地考察。
  在看项目的过程中,刘擎不幸遇到严重车祸,身体多处骨折,经医院检验为八级伤残。庭中双方激烈辩论近4小时。后来,世某网代表人援引互联网条约的避风港原则(由于互联网信息服务企业没能力进行事先内容审查,所以事先对侵权信息的存在不知情,因此当侵权发生,互联网信息服务企业只要及时删除侵权链接或者内容,则企业不必承担赔偿责任)而胜诉,但由此,刘擎成了婚恋网站用户状告婚恋网公司的第一人。
婚恋网站的生财之道
  盈利压力和运营模式使得婚恋网站对会员资料真实性的审查流于形式,进一步促使了实名制不能够真正地实施,而只是成为了一个假大空的噱头而已。记者为此做了一项网调,发现所有明确不会以会见网友的形式来相亲的网友,有30%的人认为那实名制流于形式,效率不高;有40%的网友认为男女嘉宾的信息太假,因此不会去网络上相亲;有30%的网友认为,他们害怕会被各种托(婚托、酒托、花篮托)欺骗。
  那么面对公众的普遍疑虑,婚恋网站为啥还是行实名之名而不去做严格的审查呢?
  曾任世某网华南地区副总经理程勇生表示:以不严肃或者以诈骗为目的的会员占婚恋网站用户总数的比例达到四成。但他同时表示,骗子肯定不止这个数目,从中受骗的人很多,可有很多人不愿举报和投诉,有举报的仅仅占受害者的3%到4%。而且婚恋网站的老板们一点都不想放弃他们的衣食父母——点击量,所以他们很难做到非常严格的会员资料审查。只要他们一来真的,那么人都走了,企业就倒闭了。
所谓实名制并非彻底实名
  2012年8月,世某网和百某网的两个创始人互揭老底。事情源于某网站发布的微博截图“金融界曝性丑闻:色狼在世某网骗色上百名女子”。百某网的创始人、副总裁转发了此微博,并评论:“我们搞全面实名制后,N多骗子就只盯上世某网了……”此条微博发布后,世某网CEO立马反击:“你们的虚假实名,去年居然还敢召集大量媒体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全站实名,欺骗媒体,后来又投广告欺骗消费者,这些年你们欺骗了多少投资人?”
  据了解,百某网在2011年12月底开始推行双向实名制。就是说如果有一方不是实名认证用户,用户会被要求上传身份证复印件,否则双方就无法进行交流。但尽管如此,实名制不能够做到彻底实名,多数利用虚假身份证的骗子并未被识破。(摘自《看世界》李佳蔚文)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