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退步” 名校夫妻卖快餐

  上海市浦东新区张江路和紫微路交叉口附近,出现了两辆红色“利味记快餐”流动餐车。餐车看上去很寻常,但车旁边摆放的多张椅凳、折叠桌及一个醒目的公益图书架,又让这个快餐铺有些与众不同。
  作为一名“张江女”,妻子张进军在IT大企业中任职多年,谈到辞职转行搞餐饮的原因,她淡淡地笑着说不想经常加班,“到休息的时间了”;而对于几十天来的“蓝海”创业,丈夫卿有钱表示满意,“收获了许多赚钱之外的快乐”。
工作13年 不想经常加班了
  “我们当年是‘毕婚’加‘裸婚’,婚礼只花了2000块钱。”卿有钱和张进军均毕业于哈尔滨工业大学,大三时相恋,大学毕业时就在学校食堂举办了婚礼,毕业后两人相约来到上海。
  此后十余年间,张进军供职于多家知名的互联网公司,从事过软件开发、产品测试、产品发布等工种。凭借多年的IT行业经验,她做到了部门经理,期间还抽空在复旦大学“充电”,在职读出了硕士文凭。
  相比妻子的事业成就,卿有钱在毕业后的事业安排似乎有点“不务正业”。他最初在一家书店做经理助理,3年半后工作趋于平稳,却因为感觉缺乏挑战和激情而辞职。之后,他全心投身于社会公益事业,曾奔赴汶川震区做公益项目近一年。如今的他,是公益机构“创启公益”的理事,主要从事为贫困地区捐献图书的活动。“反正都是一些不赚钱的活,不过自由度很高。”
  “我们曾经约定好工作6年之后休息1年,不过后来因为进军的事业处于上升期,没有如愿休息。”到去年,张进军工作又超过了一个6年,对于需要经常加班、熟悉而又枯燥的手头工作,她时有抱怨。卿有钱听到后多次劝她辞职休息。在先生的屡次鼓励下,张进军终于在去年7月辞职,“毕竟工作13年,是到该休息的时间了”。
转行创业 首月亏了5000多元
  张进军辞职后不久,卿有钱就带着一家人去香港、西南等地区旅游了一圈,“放松自己的同时,还可以让儿子长点见识”。旅游结束之后,这对夫妻开始思考:“待在家里该做点什么呢?”琢磨了一段时间,去年年末他们最终将目标锁定在了流动餐车上,“因为这是上海市政府的实事工程,所有食品都是由集团统一采购提供,质量有保证,也省去了我们不少麻烦。”
  经过了3个月的筹备,3月23日,一辆名叫“利味记快餐”的红色流动餐车出现在张江路街头。
  由于缺乏做生意的经验,这对餐饮界新人在开业时吃了不少亏。张进军告诉记者,刚开张时他们每晚六点半下班,只知道收拾东西关门,不清楚还得盘货对账,结果做满第一个月,盘点时发现,账户里莫名其妙地少了5000多元。“直到现在也没有想明白,也许是配货时少送货了,也许货架上的东西被人顺走了。”距离最初设定的首月盈亏平衡的目标,足足差了5000多元,这个迎头棒让这对夫妻意识到,行行有门道,改行并没那么简单。此后,他们吸取了经验,每天不忘检查进货,及时清点存货和账目。
  起初没有及时检查存货,还带来了另一个负面后果。“有位顾客发现面包过期了,后来经过检查发现另外还有两个也过期了。”为了保证不再出错,他们决定向发现过期产品的顾客赠送豆浆以资奖励。
  一次次交过“学费”后,餐车生意逐渐上了正轨。如今,卿有钱夫妇已经聘请了两位员工,第二辆餐车出现在街道的另一边。采访时卿有钱透露,很快餐车队伍要扩充到四五家,并会逐步扩展到浦东其他区域。
不仅卖快餐 还提供免费阅读
  记者来到“利味记快餐”的红色餐车旁。餐车上摆着花瓣状的零钱盒,所有钱都按照十元、五元、一元、一角等分类放好。卿有钱介绍,这方便顾客自行付款找零。为避免街头粉尘污染,他还将所有的食材都密闭摆放。
  餐车旁设有椅子和桌子,还摆放着一个公益书架。相邻是个公交车站,有乘客一边等车一边翻看书刊。这是卿有钱夫妇的一个创新服务,他们还鼓励顾客将闲置的书捐出来供更多人借阅。除了阅读,他们还强调人与人的交流,“一定不能忘了聊天,我们喜欢和所有人聊天,帮大家排解烦恼、分享快乐。”
  在现场采访时记者发现,清洁工、候车者,甚至刚放学的小学生都和卿有钱夫妇相谈甚欢。张进军谈到了一位“回头客”:“有天一个妇女从我这买东西,我看她一脸愁容就和她攀谈起来。得知她儿子便秘很严重后,我从朋友处问来偏方。没想到,偏方真把她儿子的问题解决了。”她表示,一个电话能帮别人解决难题,这种快乐比赚钱要幸福得多。
(摘自《东方网》查睿文)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