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育幼院孤儿,无一孬种”

  5月16日,湖南长沙人宋明生八十大寿,来了一群特殊的贺寿者——20多位长沙第一育幼院的同学和老师。64年前,孤儿宋明生被宋庆龄发起的慈善机构收养,寄养在长沙第一育幼院,在那里,他认识了同他一样的一群孤儿。
  “我们失去了爸爸,我们失去了妈妈,我们失去了土地……”在86岁的育幼院老师廖志强的带领下,一群七八十岁的老人唱起了育幼院院歌。饭桌上,大家眼中带泪,讲述着当年的那些时光,“廖老师当年给余志买过一条皮带,花了1块2毛钱,他回来还跟我炫耀”、“廖老师当年带我们去看过《人猿泰山》,那时候看电影可稀奇了”、“廖老师当年还是地下党员,我解放以后才知道”……
  宴席上,同学们纷纷向廖志强老师汇报离开后的经历:胡春林成长为一名军官,他所在的41军从广西一路剿匪,挺进广东。转业后,胡春林成为了湖南省艺术学校的第一期学员。“那时候我在音乐作曲系,李谷一在舞蹈班读预科。”而程海凡选择了参军,后来参加了抗美援朝。张德明通过学习,成为了一名大学教授,直到退休。
  “育幼院出去的孤儿,没一个孬种。”廖老师欣慰地说。
  80岁的陈生喜,65年后才找到这群亲人,他与故人相逢的场面,颇具戏剧性。“2012年,我去医院疗养,旁边的床铺上也住了个老人,一聊,竟然是育幼院的小师弟张德明,通过他我才找到组织。”其实,很久以前,陈生喜就在寻找当年的同学,可一直没有结果。去年80岁生日,陈生喜邀请同学聚聚,在生日前一周,他被查出膀胱癌,需马上做手术,但他坚持一定要先过生日。
  2010年,廖老师组织的育幼院师生的第一次聚会,有14位同学到场。这些年,大家找到了更多的同学,但还有很多同学联系不上。离开时,大家跟记者说起了自己的心愿,“那段时间,育幼院的难童有600多个,估计留下的也还有二三百人,分布在浙江、广东、湖南等地,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够找到所有的同学和老师。”
(摘自《快乐老人报》)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