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小学”托起山里娃的中国梦

  六肥村距广西岑溪市市区40多公里,是岑溪市波塘镇大山深处的一个偏僻的小山村。这里四面环山,交通不便,在群山环抱的大山脚下,有一所小学——六肥小学,在这里任教的是一对夫妻,丈夫叫廖亚华,妻子叫黄兑梅。廖亚华在这所小学已经任教了21年,妻子黄兑梅也在这里任教了18年,村里人都把这所小学称为“夫妻小学”。廖亚华夫妻俩把最美好的年华奉献给了大山里的孩子们,他俩把孩子送出了校门,送出了偏僻的山村,送进了更高的知识殿堂。
坚守教学阵地
  廖亚华夫妻俩都是六肥村人。1991年,年仅20岁的廖亚华从广西梧州师范学校毕业后,回到了六肥村的唯一一所小学——六肥小学,做起了代课教师,月薪只有70元。1994年,黄兑梅从同一所师范学校毕业后,也来到了六肥小学。
  廖亚华既是六肥小学的老师,也是六肥小学的校长。廖亚华回忆说,以前学校教师最多时也只有8名,学生最多的时候有100多人。随着计划生育的贯彻实行,出生率越来越低,适龄儿童逐渐变少,加上四年级以上的班级要到镇上的中心校寄宿就读,六肥小学的学生越来越少。大山里的六肥小学留不住教师,最后,上课的教师只剩下了廖亚华夫妻俩。学校也因此成为了仅有两名教师的“夫妻小学”。
  世事变幻,沧海桑田,在这个变化的世界中,唯一不变的是廖亚华夫妻俩长年累月地坚守着大山的教学阵地。曾有领导问他是否要换换环境,廖亚华夫妻俩总是说:“我们是这里的人,没有理由叫别人来受苦呢!”
  目前,学校只有两个教学班,分别是一年级和三年级,一年级有19名学生,三年级有22名学生,全校总共有41名学生。
  “村里的家长把孩子交给我们,我们就得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把知识传授给孩子们。”每天,廖亚华夫妻俩要上7节课,上完这班的语文课,下一节课又要上另一班的数学课,7节课的“轮回巡演”,他们像陀螺一般兜转在两班之间。
  “有时丈夫要外出开会,我就只能交叉着上课,一个人教两个年级。”黄兑梅说。然而,无论工作多么繁忙,夫妻俩对教学的安排却是一丝不苟,数学、语文、音乐、美术、英语、思想品德等课程一样不少。不管工作有多累,他们也不忘交流教学方法。两人根据农村孩子的特点,在教学中不断总结经验,不断调整和创新教学方法。在廖亚华夫妻俩的教育下,六肥小学的课堂总是充满生机。
  为了使孩子们的体质得到锻炼,廖亚华夫妻俩除了抓好常规体育课外,还因地制宜、因陋就简地举办拔河、跳绳等体育比赛活动。虽然看起来一切都很简单,可一到体育课,就是孩子们最开心的时候。村民们隔着老远就能听到学校传来孩子们清脆的笑声。
“移动”的教室
  一年级的教室设在村民黄某空置的二层半钢筋水泥结构的新房子里,19个孩子坐在教室里,聚精会神地听黄兑梅上课,这是一节数学课,黄兑梅给孩子们上的这一课是“加减混合”。
  “同学们,湖里有2只天鹅,飞来了3只,怎样列式?”黄兑梅一边笑着,一边伸出手指头示范。
  原本安静听课的孩子们齐刷刷举起了小手,争先恐后地回答。
  黄兑梅马上板书:“2+3”。
  “突然飞走了1只,怎样把刚才的算式接下去写完整?”顿时,课堂气氛一下子活跃起来,孩子的注意力也更加集中了。
  孩子们回答后,黄兑梅在“2+3”的后面接着写“-1”。
  “同学们,这道算式既有加法也有减法,是加减混合题,要先算什么?后算什么?”
  ……
  孩子们上课的热情没有受到环境的影响,黄兑梅看着这些天真活泼的孩子们,总是不自觉地露出微笑。
  这已经是六肥小学的第五个“校园”了。在2010年6月2日以前,六肥小学还有干净的校园,明亮的教室。那一天对于六肥小学来说是一个开始,也是一个结束。凌晨时分,暴雨骤然增大,随着一声巨响,学校外操场及教学楼紧靠东南面的山坎出现大面积的山体滑坡,汹涌的泥石流沿着山谷径直冲向校园,不多时,整个校园一片泥泽,水沟被堵塞了,教学楼靠坎墙体被浸泡在泥石流之中。
  事发后,政府部门及时处理了灾情,为避免次生灾害的发生,廖亚华夫妇一刻不停地投入到抢险工作中,他们清理淤泥,疏通沟渠。为了不影响正常教学,在政府部门的安排下,六肥小学的课堂很快搬迁到村民黄某二层钢筋水泥结构的旧房子里上课。泥石流冲毁了学校,40多名学生结束了在教室里上课的日子,开始了在“移动”的教室里上学。2011年3月,六肥小学搬到了条件相对较好的村委会办公楼。但由于村委会年久失修需拆除重建,2012年5月,六肥小学只好搬迁到村民廖某的二层钢筋水泥结构的房子里上课。2012年9月,由于廖某房子的屋主自己要使用,学校只好暂时搬到村里的三界庙里上课。2012年10月,学校又搬迁到黄某空置的二层半钢筋水泥结构新房子里上课。这是孩子们搬迁的第五个“校园”了,但孩子们上课的热情没有受到影响,廖亚华和黄兑梅也从未因此而放弃过一节课。
  最令夫妻俩欣慰的是,自从学校受灾后,岑溪市委、市政府和教育局及当地镇政府高度重视,采取了一系列援救措施,但由于学校受损严重,地质灾害监测部门认定,山体滑坡所带来的安全隐患难以全面排除。为真正确保学生的安全,最后研究决定把六肥小学另行选址整体搬迁。新的六肥小学总投资额100多万元,目前正在紧急施工中,预计2013年春季开学时,全校学生就能搬进全村最漂亮的新教学楼里上课了。
托起大山希望
  每天中午、下午放学时,廖亚华夫妻俩总要陪孩子们走一段回家的路,虽然许多孩子回家只有10多分钟的路程,但是碰到下雨的天气,河水涨得厉害,有时还会淹没孩子们放学回家的路,廖亚华必须把孩子们一个一个背过河,把孩子们安全送回家后,他才会返回学校继续工作。
  放学后,黄兑梅并不着急离开学校,在校园附近转转是黄兑梅的习惯。因为六肥小学不少孩子的父母外出打工,他们只能与家里的老人为伴,于是孩子们就特别容易在课余时间被“放羊”。黄兑梅意识到了这一点,于是特别关注这些孩子放学后的去向。有时她会陪着孩子在学校里玩会儿,看到逗留在学校不肯离去的学生,她也会上前与他们聊会儿,不管怎样,黄兑梅都希望能够给孩子们撑起一把安全的防护伞。在廖亚华夫妻俩的保护下,六肥小学20多年来未发生过安全事故。
  除了放学途中的安全,夫妻俩还是孩子们心灵的防护伞。一直以来,廖亚华都特别注重培养学生的行为习惯。本学期就读三年级的学生军军(化名),由于父母常年在外打工,缺少来自家庭关爱的他,从进入学校的那一天起,就对学习没有任何兴趣,调皮多动,还总是惹是生非。廖亚华夫妻俩常常讨论如何教育好他,最后黄兑梅决定,以爱感化他。军军缺少的是来自家庭的关爱,她作为老师,可以给予军军“爱的弥补”。于是黄兑梅和廖亚华从生活和学习上不断关爱他,多次找他谈心,耐心说服、开导他,还让同学帮助、监督他。如今,上三年级的军军改掉了坏习惯,学习也有了明显的进步。
  平时,老师和学生之间的关系非常亲密,不少学生毕业后还常来探望他们,甚至连结婚、给小孩取名字这些事都会找老师商量。
  廖亚华夫妻俩扎实的教学方法和无私奉献的精神不仅赢得了学生、家长们的喜爱和尊敬,也得到了上级教育主管部门的认可,夫妻俩多次获得“岑溪市优秀教师”、“岑溪市先进教育工作者”等荣誉称号。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廖亚华夫妻俩凭着对教育的执著,对学生的关爱,每天在家校之间往返,每天在三尺讲台上传授知识。他们用知识滋润孩子的心灵,改变他们的命运,给大山带来了朝气与希望。
  “廖亚华夫妻俩坚守六肥小学,是咱们村的福气!”六肥村党支部书记黄兑文感叹说,自从他们到校任教后,六肥村小孩每年入学率都达100%,一个总人口不足700人的六肥村先后走出了50多个大、中专生,许多毕业后的学生用所学到的知识,改变了家乡贫困、落后的面貌,村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宽阔的水泥路,崭新的住房给这个小山村增添了新的生命气息,村民的日子一天比一天红火。
  笔者问“夫妻小学”能坚持多久时,廖亚华夫妻俩坚定地回答:“我们热爱教书这个职业,一定会继续坚守大山,坚守希望,一直教到退休为止!”
(摘自《农村青年》吴家宁文)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