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年寻子路迎来幸福终点

  他,3岁被人抱走,16岁出门打工,一直默默想念着亲生父母;他,跑遍大半个中国,花费三四十万元,只为找回被拐的儿子。近日,这对父子终于在绍兴重逢。
  许金祥紧紧握着儿子的手,久久不愿放开,生怕再失去了他。找了21年的儿子,终于找回来了。“就像一场梦。”他说。
  21年前,在武汉,3周岁的儿子江江被人拐走。从此,他踏上了艰难的寻子路。一次次的花钱,一次次的受骗,许金祥从来没有放弃,“万一是呢?”奇迹,真的在21年之后出现。
离别
3岁小男孩,被一个苹果骗走
  许金祥是绍兴孙端人,20多年前,他和妻子钱美丽在武汉市汉正街做围巾生意,生下了儿子江江。
  1992年11月18日,这个日子,许金祥永远记得。
  3周岁的江江和两个小朋友在市场里玩耍。傍晚,孩子们都回家了,钱美丽却发现儿子不见了。一个小朋友这才说出来,“江江被人抱走了。”原来,有人上午就来过,给了江江一个苹果,下午那个人又来了,说要带江江去买玩具手枪,就把他抱走了。儿子这一走,就再也没有回家。
  一家人开始疯了一样发动所有的亲戚出门寻找,但一无所获。“孩子失踪时上身着蓝色外套,穿着黄色灯芯绒背带裤,脚上还戴了一只银镯子。”对出事那天儿子的穿着,钱美丽一直记得清清楚楚。
  陆陆续续,各种真假难辨的信息汇集过来。有人说他们村里有个人跟他儿子的特征很像,许金祥赶紧汇了钱过去,请对方陪他一起回老家寻找。最后却发现那根本不是他的孩子,对方不过是没钱回家,骗点路费罢了。
  尽管一次次受骗,但许金祥还是愿意一次次上当,他说:“万一是呢?”山东、广东、福建……许金祥数了数,为了找儿子,他跑遍了大半个中国,花费至少三四十万元。
  儿子走失的第二年,他们离开了武汉,“不想再看到这个伤心地”。他们也从此不再看电视剧,“怕看到孩子丢失的事”。他始终坚信儿子活着,最坏的可能是“手脚被人打残废了,在街上乞讨”。他每次看到街上有和儿子差不多年纪的乞丐,都会过去瞅瞅。
  没有一天不想儿子的他,始终没有放弃。网络兴起后,2008年,他到“中国寻亲网”上去发布了儿子的信息,2012年又在“宝贝回家”网上登记。
  许金祥不知道的是,千里之外的山东,一个叫刘家村的小村里,一个名叫刘含的男孩也在默默地想念着他的亲生父母。
  刘含就是当年的江江。童年时,他就从邻居的口里知道,他是抱养的。开始,单身的养父还待他不错。13岁那年,养父结婚了,继母带过来一个儿子。从此,刘含成了多余的人……他常常不愿回家,有时在同学家蹭一夜,有时就干脆饿着肚子,一个人在荒草堆里睡一夜。
  初三没毕业,16岁的刘含就出门打工了,孤身在外,他格外想念自己的亲生父母。
  同村一起长大的好朋友小刘知道刘含的这件心事。他考上大学后,一直在通过各种办法帮刘含寻找亲生父母。
  今年4月中旬,小刘打开“宝贝回家”网,一条“寻找1989年出生,1992年失踪,湖北省武汉市汉正街中心大楼许正江(男)”的信息让小刘的眼睛一亮,信息所附的照片与小刘记忆中刘含小时候的样子很像,“也许有戏”。“宝贝回家”网上的寻亲信息浩如烟海,“我们是在第337页找到爸爸的信息的。”对这个数字,刘含脱口而出。
  “宝贝回家”网上并没有直接写着许金祥的联系方式。辗转一个多星期,他们终于要到了手机号码。
重逢
看照片第一眼:“这就是我儿子”
  2013年5月13日,这一天,许金祥更加不会忘记——他的手机上,收到了刘含的照片:“我的第一感觉,这就是我的儿子。”
  5月16日早上7:54,这是刘含乘坐的火车到达绍兴站的时间。一大早,许金祥夫妻俩就出门了。“我太激动了,手抖得厉害,方向盘都握不住。”他只好请朋友开车送他们到火车站。
  到火车站才7:00,但夫妻俩紧盯着出站口,一边等,一边眼泪就止不住地涌出来。
  火车到站了,一个比许金祥还高出半个头的小伙子走了过来。这就是当年那个3周岁的小男孩吗?妈妈钱美丽还愣愣地站着,许金祥已经哭着上前一把抱住了小伙子……
  已经好几天过去了,许金祥还时不时要拉拉刘含的手,好像生怕他再次突然消失一样,“他跟我长得真的很像啊,你看看,手都一模一样。”小时候用激光去除右膝胎记后留下的疤痕还在。眉骨上的伤疤也还在,初步的血样鉴定也确认,刘含,就是他们失散了21年的儿子。
  这一天,他们正式把儿子接回家。新衣、新鞋,新发型。“希望儿子崭崭新地重新来过。”许金祥给儿子取了个新名字——许淇顺,因为儿子五行缺水,淇与奇同音,儿子的回家就是一个奇迹;顺,是希望儿子后面的人生顺顺利利。
  他问儿子有什么心愿,24岁的儿子说:“爸爸,我想读书!”
  听到这话,许金祥泪如雨下:“如果儿子在我们身边,现在肯定大学都要毕业了。”  (摘自《钱江晚报》)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