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火星定居去!?

  两个来自民间的计划,激起了地球人对火星的又一波关注热潮。
  从今年2月到4月,美国“灵感火星”和荷兰“火星一号”基金会先后宣布,将在全球海选几名佼佼者分别于2018年和2023年前往火星,前者环绕火星飞行,后者就此扎根火星有去无回。
  短短数日,报名者众。而5月6日,美国航天局(NASA)局长查尔斯·博尔顿表示,期望在2030年前后实现载人飞船登陆火星之旅。
  移民火星,是人类长久以来的梦想。如今,这梦想正渐行渐近,还是依旧遥遥无期?
火星将是我们的新世界
  这是一颗距离我们并不遥远的红色星球,同样有南北极,有高山、峡谷、云彩和尘暴,同样四季分明,连一天的时间都差不多,甚至可能同样曾孕育生命。在人类已认知的宇宙中,这样的场景只有在太阳系中最接近地球的“孪生兄弟”火星上才会出现。
  如果要寻找另外一个适合人类居住的行星,火星肯定是第一候选。这颗让古代人类充满幻想的星球,如今又成为人类的希望所在。从百年前无声电影时代开始,火星就一次次被描绘成人类向太空移民的第一站。
科幻作品中的火星
  19世纪末,当人们通过天文望远镜发现距离地球最近的月亮确实毫无生机,火星就成为一个更有吸引力的地方,开始被科幻作品中的探险家们频频拜会。
  1918年,丹麦拍摄了第一部以火星为主题的电影,黑白默片《火星之旅》。如同哥伦布寻找新大陆的航程,敢于冒险的宇宙飞船船长带着科学家和船员们向火星进发,发现那里不仅存在智慧生命,而且火星人创造的文明已经超越了人类。尽管百年前的科幻作者对太空旅行几乎一无所知,却深刻了解探索未知世界对肉体凡胎的人类意味着什么:浩瀚宇宙中的飞船如同海洋中一叶孤舟,漫长旅途中,探险者情绪和苦闷无处发泄,他们之间矛盾的积累甚至差点酿成一场哗变。
  如果说《火星之旅》的乌托邦式哲学探讨映射出人类对自身文明的焦虑,那么好莱坞动作巨星施瓦辛格的代表作之一、1990年上映的《全面回忆》则以丰富的想像力和逼真特效,营造出一个暴政统治的火星帝国。
  相比之下,10年后拍摄的《红色星球》和《火星任务》更多从科技层面探讨了人类试图移民火星时可能遇到的未知状况。前者试图通过在火星培养藻类来改善恶劣的环境为人类移民做准备,这也符合科学家的远景设想,但可怕生物“火星虫”的出现将移民变成逃难;后者干脆设定了人类在火星上发现地球生命播种者的奇幻情节。
  一个多世纪来,将这个缺水少氧的星球改造成地球殖民地的过程以各种版本在科幻作品中呈现,似乎移民火星只是时间问题。小说《绿色火星》中甚至发生了环保争论,环境保护主义者反对改造火星的计划,宁可保留它过去那个毫无生机的红色世界。
以月球做跳板登陆?
  与天马行空的科幻想像相比,人类迈向火星的现实脚步则缓慢得多。
  1976年,美国“维京”号探测器在火星着陆,人类终于揭开火星红色大气下的真相:一个极度寒冷而荒芜的星球,没有火星人,也没有海洋和森林,水流的痕迹似乎干涸了亿万年。接下来的几十年,火星车成为代替人类探索这个严酷环境的先行者。从1996年的“索杰纳”号,2003年的“勇气”号和“机遇”号,再到去年8月登陆的“好奇”号,火星车不断升级换代,人类看到的红色星球也愈发清晰。
  不过,载人火星探索似乎依然遥远。美国总统奥巴马在2010年表示,2030年代中期美国可以将宇航员送至火星轨道上。但美国航天局(NASA)人类登陆火星的计划日程一再改变,火星移民则更是遥遥无期。
  事实上,NASA早在1989年就提出过火星载人探索计划,其中详细描述了如星球大战中的场景:在太空中组装大型飞船、在月球建立基地作为跳板……
  然而实现这个计划的代价是至少30年时间以及数千亿美元的资金,最终目的也只是希望能让宇航员在火星上短暂停留。天文数字的投入使得该计划搁浅。
从自动化工厂到自给自足生活
  但在美国著名航空航天工程师、“火星学会”创始人兼主席罗伯特·祖布林看来,征服火星无需如此繁琐。他在《赶往火星:红色星球定居计划》一书中提出一个大胆方案——火星直击。
  这是一个基于科学事实和现有技术的设想,认为要让人类在火星上定居,不需等到发明了庞大的行星际宇宙飞船、反重力推进系统或轨道空间基地。祖布林提议可首先多次发射小型飞船,在火星上建立自动化的工厂,一切就绪后再把宇航员和他们的居室送过去,接下来就开始火星生活了,宇航员会种植温室植物,抽取地下水,动手制造需要的材料,提取地热。开始自给自足的生活。而总预算只需要200亿至300亿美元。
  这份兼具宏大设想和实际操作的计划得到了包括NASA内部人士在内的太空科技界的广泛认可,一度备受热捧。无奈后冷战时代太空热降温的氛围下,长期扮演太空探索主角的大国政府对载人火星探索失去了兴趣,太空英雄似无用武之地。
  也正是在官方角色长期缺失的背景下,进入新世纪后,民间“太空发烧友”作为生力军出现后,令人类“重返”火星燃起新的希望。
民间助力重启火星移民计划
  2013年2月27日,全球首位太空游客、72岁的美国亿万富翁丹尼斯·蒂托宣布,最快将在5年内启动人类探索火星之旅,他计划将挑选一对夫妇送上太空,经过501天的旅途绕火星飞行一圈后返回地球。这就是最近广受关注的美国“灵感火星基金会”启动招募活动的最初设想。按照计划,飞船将飞抵距火星表面161公里处,并不进入火星轨道或登陆,这趟火星之旅旨在为2023年建立火星基地奠定基础。
  另一位“太空发烧友”,年仅42岁的私人航天企业巨头太空探索技术公司的CEO、亿万富翁艾伦·马斯克也不甘落后。2012年末,他提出了一项宏大的火星移民计划——在未来15年到20年,以每人50万美元的票价将8万人送往火星,他们将在火星基地上自给自足,繁衍后代。
  还没等马斯克拿出具体时间表,来自荷兰的民间机构“火星一号”基金会今年4月高调启动了火星移民计划,同样是有去无回,但几乎不设门槛。他们的大胆设想是:经过全球招募,将由世界各地的观众投票决定第一批火星定居者的最终人选,“火星一号”最快将在2023年首先运送2男2女前往火星,如果顺利此后每隔两年运送一批。
  登录“火星一号”官网,可以看到全球各地的申请者们提供的报名视频,他们用带着不同口音的英语描述自己的火星梦想,网友可以给申请者打分,甚至还能根据他们的受欢迎程度查看排名,俨然已成为一场热闹喧嚣的网络海选。用美国行星协会联合创始人路易斯·弗里德曼的话说:“这当然是场‘秀’。”许多科学家也认为,“业余太空选手”吸引眼球的噱头大过实质性科研探索。
  但祖布林认为,与其用冷水浇灭民间的热情,不如鼓励多元化参与。他表示,“火星一号”的计划虽然难度极大,运营方式也值得探讨,但也并非完全不可能。在火星移民这个领域,民间的动力或许能成为主力。
  巧合的是,或许部分由于来自民间“竞争”的压力,NASA局长查尔斯·博尔顿5月6日表示,期望在2030年前后实现载人飞船登陆火星之旅。
  “火星是一个适合我们人类文明发展的理想之所。”祖布林相信:“对于我们这一代人和千千万万代的子孙,火星将是我们的新世界。”
 (摘自《国际先驱导报》谢来文)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