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女性职务犯罪问题

  她们才能出众,精明干练。她们专注事业,获得成就。某些方面,她们甚至比男性做得还要优秀和出色。然而,她们中的一些人面对纷繁复杂的社会环境,失去了正确把握自身的能力。为了满足金钱和物质的贪欲,铤而走险,利用职务的便利,贪污、受贿、挪用公款等,给社会、家庭和个人造成了严重后果。数据表明,司法机关办理的女性职务犯罪案件呈现逐年上升趋势,且升幅较大。据调查,2010年至2012年,广东省东莞市第二人民法院共审理职务侵占案件114宗,其中女性职务侵占案件20宗,涉案22人,所占比例近两成。2005年至2012年,北京市海淀区检察院反贪局共立案侦查女性职务犯罪案件66人,占该区间立案总人数317人的20.82%,涉案金额从1万余元至4700万元。
  是什么使“女神”变成“女贪”,让她们走上贪污受贿的不归路?
为亲情所累
  女性有伟大的一面,就是具有利他性。通过调查记者发现,绝大部分女性职务犯罪者犯罪并不是为了追求自身享乐,更多的是为了家人以及关系密切的他人。
  广东省中山市原市长李启红因犯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信息罪及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2000万元,没收财产10万元。
  该案件的众多被告人中,5人来自李启红家族。李启红的家族,有多人从事房地产业并雄踞一方,知情人称其家族资产保守估计有20个亿。如果不是为家族谋利,这个女“明星市长”怎会落到如此地步
  还有的女贪官,为了使孩子得到“母爱”的庇护,更是迷失了自己。
  郭宝云就是这样一个“伟大”而又糊涂的女贪官。作为女人,她是成功的。她从普通技术员一步步走到重庆市江北区区长的领导岗位,官至正厅。作为母亲,她却很失败。与丈夫离婚后,她把所有的“母爱”都给了儿子作为“补偿”,利用职权非法牟利近3000万元。
点评:糊涂的爱
  一心想为家人创造幸福,但是她们对家人的“照顾”和“呵护”并没有给家族带来真正的福音,这种糊涂的爱甚至给家人带来连累和伤害。
  和李启红同时接受判决的,还有其丈夫、弟媳、弟弟等9名被告人,分别被判处一年零六个月至七年不等的有期徒刑。郭宝云原以为自己的“母爱”会打动儿子,没料到儿子只是冷漠地说“我对妈妈恨之入骨!”
  此情此景,情何以堪!
为爱情所累
  女性有多情的一面,其追求幸福爱情的愿望无可厚非,但方法不对,甚至于选择利用职务便利贪污受贿的途径来获得所谓的爱情和幸福,其结果可想而知。张某原为北京计算机一厂的会计,为了情人章某,她贪污50万元购置两人共同的房产。2007年10月31日,法院以贪污罪判处张某有期徒刑六年。
  有一项统计称,贪官95%都有情妇。对女性贪官来说,这个数据是多少呢?目前尚不可知。在现实案例中,男性贪官多“红颜”,女性贪官也从来不缺“知己”。
  被称为“三湘第一女巨贪”的湖南省建工集团原副总经理蒋艳萍曾总结出一套“玩男人”怪论:“男人玩女人可以不讲档次,女人玩男人就不能不讲档次。在男人当权的社会,只有懂得充分开发利用男人的女人,才算是真正高明的女人。”
  蒋艳萍从一个仓库保管员升为副厅级的湖南省第六建筑工程公司党委书记兼副总经理,仅用了10多年时间。她为什么有这么大的能力?
  蒋艳萍屡屡利用自己的色相去对付在她看来有利用价值又意志薄弱的人。1995年下半年,为了拉拢当时的省计委副主任陈某,蒋艳萍不惜以色相勾引。陈某上钩后,对蒋言听计从。就连关押在看守所期间,她还利用色相,一步步把该所原副所长万江拉下水,使其多次帮助她与外界关系人搞攻守同盟。2001年7月,长沙市中级法院以受贿罪、贪污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介绍贿赂罪,数罪并罚,一审判处蒋艳萍死刑。
点评:爱的失乐园
  大部分落网的女性职务犯罪者多已结婚生子,事业有成,理应是成熟、理性的事业女性,珍惜身边拥有,然而现实却恰恰相反。在爱情中,女性往往比男性更容易感情用事,特别是在对对方产生信任之后,不少如张某一样的女性会处于完全听从于男性的状态之中,轻者失去自我,重者则走上犯罪。而那些如蒋艳萍一样,把性当成达到某种目的的工具或满足自身欲望的女性贪官,其人生就更加可悲了。
  玫瑰虽美,但小心有刺。
为虚荣所累
  基于虚荣心接受贿赂的案例在女性职务犯罪中十分常见。北京一家媒体曾随机抽取部分受贿案进行调查,结果表明,受贿官员收受的礼单中,轿车与房子分列第二和第三,名列第一的是“小件奢侈品”。腕表、皮鞋、衣裤、箱包等,都是很多官员的心头爱。在一家高级会所上班的李丽说,北京有一个本土服装品牌,衣服价钱几乎能与国外奢侈品品牌看齐,它的受众,相当一部分是国内女性官员。
  有着“LV女王”之称的辽宁省抚顺市政府原副秘书长江润黎,专门有座190平方米的宅子存放奢侈品,包括48块劳力士等名牌手表、253个LV等手提包、1246套高级名牌服饰和600多件金银首饰,所有物品合计2200多件,总价值超过420万元。而1246套服装90%以上都没有开包使用过,另外有200多件高级化妆品还没开封已过了保质期……
  江润黎曾执掌抚顺国土规划。有报道说,一次,一开发商给她打电话,江润黎说自己正在香港。开发商赶紧派出公司女副手,火速前往香港陪江润黎逛街。在香港,那位女副手给江润黎买了一个LV包。此后,女副手又陪江润黎在广州买了多个包,让江润黎心满意足地回到了抚顺。这家开发商因此得到江润黎在审批、规划等方面多项好处。
  2009年,辽宁省沈阳市中级法院以犯受贿罪、滥用职权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一审判处江润黎无期徒刑。
点评:金玉其外
  当江润黎们身穿高级名牌时装,带着劳力士腕表、挎着LV包,一身珠光宝气地出现在公众面前,时尚女贪官美吗?答案恰好相反,华丽的外表使其内心更显龌龊丑陋。
  我们注意到,近年来,在各类举报、人肉搜索和官员落马的网帖或新闻中,奢侈穿戴往往成为一根导火索,最终爆出官员的贪腐丑闻。
  抓贪官,得从认识奢侈品开始,真可谓是一个反腐新趋势。
为美容所累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女人爱美更是天性。为了“青春常驻”,很多女性都比较注重打扮,喜欢美容、整容,为悦己者而“美”。“人靠衣装”才年轻,可是美丽需要金钱来做保障。钱从哪里来?不少女官员为了风韵犹存,就打起了公家的主意。
  2012年12月初,京城多起因美容而衍生出的系列贪污、受贿大案在历时一年多的全面调查后,陆续侦查终结。北京检察机关共立案13件,其中12起案件的犯罪嫌疑人均为女性,另一起是北京城建集团原副总刘某为情人出资美容的共同贪污案。
  据报道,因涉嫌受贿罪受审的原北京市财政局干部杨苹利用担任经济二处处长和农业处处长的职务之便,共受贿70.8万元。而其中用于个人美容的就有55.8万元,约占八成。
  无独有偶,北京市“实权”颇大的某局机关工会主席陈静,多次将自己负责管理的工会会费共计399万余元转入某女子美容会所等单位,供其个人进行美容、保健及购买美容保健产品等消费。
点评:“美”令智昏
  女性官员美容能使其年轻漂亮,增强魅力,只要条件允许,又不过于奢侈,而且是自费美容,美得恰到好处,值得大力提倡。然而,令人震惊的是,如今的美容场所也成了腐败的“领地”。
  美容会所里的高消费将常人拒之门外,脱离了监管。这种新型的“美容腐败”潮流极具隐蔽性。花别人的钱,美自己的容,这就是典型的“美”令智昏。
为“强”所累
  有一项调查结果表明,34.7%的女职务犯罪者在职场上都是“女强人”。她们在位时很多都是其单位或其系统重点培养对象,她们在工作方面有一定的能力和成就。然而,她们中的很多人却把以权谋私贪污受贿看成自己本事和能力的一种表现。
  江苏省南京市栖霞区原区长助理、迈皋桥街道原工委书记潘玉梅,曾一度被誉为仕途上的“希望之星”,22岁入党,31岁即出任区民政局副局长,38岁被选派出国培训;她在街道基层担任领导职务摸爬滚打了10年,使这个原本连工资都发不出的街道,经济总量一跃排到全市街镇前列,财税收入达5亿元。
  但正是这个“希望之星”破了南京处级贪官“纪录”。办案人员在其父母家中搜出了潘玉梅放置的净重高达26公斤多的赃款,银行工作人员用点钞机足足花费了一个半小时才清点完毕。
点评:何妨温柔些
  在女强人存在的地方,往往存在制度上的松懈。这就给了一些人可乘之机。一些位高权重的女性领导者长时间面对下属的服从产生了一种骄纵的心理,工作上往往是“一言堂”,“女强人”也由此诞生。这种宽松的氛围使得某些女性负责人为所欲为、权力膨胀、以自我为中心,最终走上职务犯罪的道路。
  干起工作来强悍些无妨,但在法律与制度面前必须“温柔”、“顺从”。聪明的女强人,你懂的。
(摘自《检察日报》) 

相关信息